Beckham吃葡挞为何惹怒澳门人?一段广告背后的澳门困境
147 次检阅

一个广告,为何惹怒了众多澳门人?澳门人的愤怒,又隐藏了这个城市面对了什幺困境?

7月中旬,澳门某大型赌场酒店推出全新广告,幕前阵容强大:英国球星碧咸(贝克汉、David Beckham)挂帅,搭配香港知名演员罗兰及林雪,全长3分钟,可算大製作。广告内容是饰演自己的碧咸在澳门老区寻找葡式蛋塔(澳门人叫「葡挞」),最后发现他入住的酒店正好就刚开了他最爱的葡挞店。这广告看在一般台湾人眼中,应该还算满吸引人的。

然而,广告在Facebook一出,澳门网民纷纷表示不屑及愤怒,负评留言包括「好大的违和感」、「你拍的不是澳门」、「不尊重本土文化」、「里面一个澳门人都冇」、「下次请本地人度桥啦!」,还有「摆上微博啦,呢度係Facebook!」

国际巨星来澳,穿梭大街小巷宣传澳门,为什幺当地人不卖帐?这背后牵涉的,是澳门近年冒起的本土意识、积弱的媒体发展,以及过度的旅游业发展。

澳门形象长期假手于人

讨论这个广告之前,看看澳门的媒体结构是必要的。澳门人口只有数十万,市场小,媒体发展长期停滞不前,影响力弱。澳门人都看香港媒体长大,对香港的政治人物与影视明星倒背如流。香港媒体是澳门人吸收资讯与寻找娱乐的重要来源──要了解国际时事,我们要靠香港媒体的报导及分析;要去旅行,我们参考香港杂誌及电视旅游节目的介绍。

2013年有调查显示,9成以上澳门人有阅读香港报纸的习惯,至于固定收看香港TVB新闻的澳门人(约88%)则比收看本地电视台澳广视的人(约66%)多出22个百分点。香港TVB最近招揽广告客户,就强调它是澳门最多人收看的电视台,十分讽刺。当然,香港媒体只是偶尔有澳门新闻,因此很多澳门人常常在媒体中看不见澳门。

在影视作品中,澳门的形象甚为有趣。香港电影三不五时就在澳门取景。过去30年,随便数数便有《追梦人:天若有情》、《赌城大亨》、《古惑仔之人在江湖》、《暗花》、《放逐》、《伊沙贝拉》、《游龙戏凤》、《激战》与《赌城风云》等等。然而,大部分港片中的澳门都非常「超现实」,跟澳门实况关係薄弱,也没有澳门人的真情实感。

《赌城风云》系列在中国大陆叫《澳门风云》,一连拍了三集,大受欢迎。虽然电影口碑甚差,第三集更在中国杂誌《青年电影手册》举办的金扫帚奖勇夺「最烂电影」、「最烂导演」及「最烂整体演出」等多个大奖。这样的大片,有周润发及刘德华等巨星压阵,似乎为澳门做了一次很好的宣传;然而,这电影却让人误解澳门,又或者说,电影中根本没有澳门。王晶拍《赌城风云》只是借用澳门赌场作为卖点,再重複他20多年前的《赌神》公式,换了布景,里面其实没有澳门人的生活,没有澳门人的故事。

电影中对「东方蒙地卡罗」的想像

这种情况屡见不鲜。在港片中,澳门从来只是香港人的一种想像。有些电影用当年澳门的相对纯朴对照香港的江湖纠纷,例如《追梦人》的刘德华逃亡到澳门,跟吴倩莲度过一段愉快时光;有些电影只借用澳门的某种气氛,像《伊莎贝拉》就捕捉了澳门的异国情调,而没有生活实感;而《赌城风云》系列则借用澳门的大型赌场,讲的是天马行空的港式江湖纠纷。

《游龙戏凤》更是典型例子:无论是美式大型赌场酒店,或是葡国人留下的欧式风貌,电影通通不放过,把澳门拍得很美,但不过是布景板。更甚者,舒淇饰演的澳门女子完全脱离现实:她是赌场内负责发牌的荷官,下班后又在舞厅兼职艳舞女郎。这样的人物设计,在澳门人眼中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做荷官要轮班,工作时间长,人也疲累,根本不可能再去兼职跳豔舞,再者,澳门现在的舞厅已几乎没有本地人做豔舞女郎了,有的只是各国佳丽。

之所以有这样的安排,是因香港人多年来对澳门的印象就是「黄」与「赌」。尤其以往旅游设施较少,来澳门的香港游客以男性为主,标準行程往往就是舞厅三温暖再加赌场耍乐;于是,就有了舒淇这个荷官加舞女。不过,香港人仍是觉得澳门人纯朴,因此舒淇虽然每天穿梭夜场,但她又是个纯真可爱到不得了的女生。黄加赌加天性纯朴,这个角色一次投射了香港人对澳门的三种想像。

观众在电影中彷彿看到澳门人与澳门景物,但这却并非一个真正的澳门。虽然赌业是澳门第一大产业,但大部分澳门人的生活其实是没有赌桌与舞厅的(澳门现有赌业员工8万多人,佔整体38万劳动人口不到四分之一)。今天的澳门人,亦已不再像片中舒淇那幺纯朴了;从城市景观到人物设计,《游龙戏凤》呈现的是想像。结果,澳门彷彿被看见了,又没有真的被看见。

如果说,多数港片对澳门的呈现不尽真实,荷里活电影更叫人看得下巴掉下来。在《007:空降危机》中,澳门是古老而神秘的异域,赌场中的女服务员戴假髮穿旗袍,里面更养着一只庞大的食人兽,充满东方主义的想像。这部电影要猎奇的地方,根本纯属虚构;片中澳门完全是搭景搭出来的,没有一处是实景。

当然,澳门不是唯一被不明就里的外国人书写之地。荷里活如何任意扭曲呈现其他国家如俄罗斯、伊拉克、越南、中国、印度,早已铁证如山。谁掌握媒体,谁就掌握了论述的权力。被隐形、被误解的,又怎会只有澳门?

背上众多罪名的澳门人,不再逆来顺受

以往,对于香港传媒有关澳门的呈现,无论满意与否,澳门人很少吭声,那甚至成为了澳门人如何看自己的指标。例如香港人说澳门纯朴,久而久之,我们也觉得自己纯朴。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澳门人主体意识淡弱,少有要宣示「我是谁」或「澳门其实是怎样」的意向。但在回归及赌业市场开放之后,一方面澳门人当家作主,另一方面社会问题百出,澳门人的主体意识逐渐浮现。于是,近10多年来,澳门人开始批判外人看澳门的目光,不再逆来顺受,甚至做出反击。

从这个脉络,澳门人对这赌场广告的反感就可想而知:广告根本不是拍给澳门人看的,里面关于澳门的呈现更错到离谱。

这3分钟的大製作广告,讲述碧咸曾在澳门吃过令他难忘的葡挞,当他再来澳门,他就设法逃过记者追访,独自外出寻找那味道,但计程车司机却把他带到茶餐厅;碧咸嚐了一口说「不是这个味道」,激怒了茶餐厅老闆而被追击。脱险之后,司机带他去见家中老妇(应该是祖母之类),原来她有葡挞的祖传祕方,而且就是当年给碧咸吃葡挞的人,两人重逢相见欢。最后老妇说她最近在碧咸入住的赌场酒店开了新店,几个人就欢天喜地去嚐葡挞。

在澳门人眼中,这个广告有以下罪名:

第一,讲普通话:

碧咸上了计程车,说要吃蛋挞,司机以标準普通话回应:「澳门,我地盘!」但事实上,澳门并没有讲标準普通话的计程车司机,起码我在这里生活了数十年从没遇过。

第二,碧咸不是小贝贝:

老妇重遇碧咸,大叫「小贝贝」,但是,澳门人从来不叫碧咸做小贝,Beckham的广东话译名是碧咸。

第三,葡挞蛋挞分不清:

广告混淆了「蛋挞」及「葡挞」。前者是港澳茶餐厅的常见点心,馅是黄色的凝固蛋浆;后者是葡式甜点,馅上有黑色焦糖,两者的皮也截然不同,澳门人绝不会混淆。但老妇明明给碧咸吃葡挞,却说成是蛋挞,后来司机带他去吃蛋挞,茶餐厅却端出葡挞,非常混乱。

第四,澳门葡挞没有祖传祕方:

葡挞在葡萄牙历史悠久,但它是在1989年才被一个英国人传入澳门,因此不应该在一个华人家庭有什幺「祖传秘方」。

第五,剧情不合理:

司机一家人中,年轻兄妹讲标準北方腔普通话,长者却讲标準广东话,难以令人信服。另外,澳门茶餐厅的人会因为顾客说一句「不是这个味道」而追击他们,也是夸张之极。澳门的治安还不至于这幺差。

谁在乎澳门人的想法?

既然错漏百出,那幺这广告是如何过关的呢?这就是惹澳门人反感的关键原因:广告的目标对象根本不是澳门人,而是游客,包括中国、香港及台湾人。

去(2017)年,超过3千万游客访澳,其中陆客有2千多万,佔整体6成以上;港客有600多万,佔了2成。广告中的普通话(包括碧咸的两句普通话台词)是迎合陆客,香港知名绿叶演员罗兰及林雪则是取悦香港观众,至于碧咸则让这广告通行国际及华人社会。广告还借用很多人熟悉的港片元素:碧咸被追击的一段像极了港式黑帮片,而罗兰饰演的老妇最后出场一幕,则有意要令人联想她当年拍的鬼片。

过去10多年,澳门因为赌博旅游业致富,与此同时,本土意识亦在提升。然而,澳门仍然长期被外地媒体扭曲呈现,不少澳门人已感到不耐烦。更甚者,这个只有30平方公里、面积与台北市文山区相若的小城,每年接待数千万游客,亦令澳门人吃不消,坊间常言「逼爆澳门」。

在旅游业的过分发展下,很多城市建设是为游客而设,大量土地用来建赌场,政府曾有意在宁静的西湾湖开设夜市,就算是建个公共图书馆都说要「打造地标吸引游客」,但澳门人自己的生活休闲空间却越来越小;至于赌场酒店不只逼满游客,就连中文告示都是简体字。澳门,彷彿不再属于本地人,澳门人百般无奈。

一个遭到劣评的广告,背后是千头万绪的澳门问题:关于一个后殖民城市如何建立本土意识,一个旅游城市如何令本地人感到疏离,以及一个媒体积弱的城市如何自我表述。这种种问题,都显然不只是澳门独有──这就是澳门个案的趣味与价值所在。

20年了 香港,你好吗?流浪的早疗儿 谁是慢天使的麦田捕手?台湾劳工职业病图谱 新兴的风险与隐藏的黑数

相关文章︰

‣ 3千万旅客「一夜情」之后,留下的「观光污染」却要60万澳门人承担

‣ 澳门终于成为一个「问题」——书写《隐形澳门》

‣ 从葡萄牙殖民到东方拉斯维加斯,什幺是澳门真正的「本地文化」?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