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196 次检阅

【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独家报道:许世平、陈慧芸

【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特易购霸级市场的送货服务已扩展至芙蓉。

食材用品送到府,网上杂货市场向社区靠拢!

随着科技发达,电脑变得普通,而人手一台智能手机更是让消费模式大为改变,只要手指轻轻一划,上网订购,直接送货等 ,一切尽在弹指间。

在城市地区,网上购物已逐渐蔚然成风,成为市民补给生活日常用品,节省外出成本的一股趋势,霸级市场通过网络行销及上门送货的服务,对传统杂货商而言,犹如掀起新一轮堵截“抢客”的商战。

为了求存,传统杂货业者不能再坐以待弊,有者力求转型,顺势搞网上杂货行销,在逆境中寻出路。

高效率营销策略提供个性化服务

近几年来,霸级市场及新崛起的便利店均采取高效率营销的策略,通过物流数据分析,建立顾客的消费行为模型,为顾客提供精准化营销与个性化服务,让原欲寻求突破定型束缚的传统杂货商,再遭到冲击。

一些霸级市场除以“恐龙式”的庞大作业规模,抢占杂货批发与零售市场,还建立自己的递送团队,给城区的消费者提供指尖消费服务。

根据《》黄金州采访团队了解,特易购霸级市场的送货服务就不只局限在雪隆区,如今也扩展至芙蓉,顾客只需通过购物网址点击,任意选购,订购货品就可在2小时内限时送到。

当局的送货服务时间从上午10时至晚上10时,这项上门送货服务以“顾客不会有将孩子留在家里的顾虑”,“没有排队付钱之苦”作宣导,受到一些公众欢迎。

传统商家求转型探讨拓网上市场

行销业格局变化,更多业务模式的细分市场不断衍变,电子商务的购物平台及网上生活体验馆的涌现,都在激活商务的价值空间。

旧式的传统商家也理解到步步进迫的危机,他们也想通过转型,”杀“出一条差异化的新路。

杂货商领导、老牌杂货商以及奋战不懈,力求转型的杂货商们,提醒同业抛开守旧作业模式,为业务注入新元素,探讨开拓网上杂货市场以求更大的发展可能。

【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城市地区的传统杂货商业者比乡镇地区杂货商面对更大冲击,因此也更需要转型求存。

担心网上货品有差——杂货商联合总会总务·林福财

杂货店是社区消费者购买生活需求品的管道,但近年来城市地区现代化零售业林立,传统杂货店已受到冲击。

不少海外的网上销售平台,以商品特色、价格优惠等抢客,基于这股网购潮流,即使一些店寓式住宅楼下就有送货上门的零售业服务,仍吸引不到顾客。

传统杂货商转型求存,为接近与消费群的联系开拓及探究网上杂货市场,成为另一波转型浪潮。

城市地区可谓相隔两条街就可以见到一间便利市场,这让传统杂货店陷入困境,惟仍有消费群会担心网上展示的货品与实物素质有差,避免“货不对办”而继续光顾传统杂货店。

传统杂货店受威胁——森美兰杂货商会会长·锺志海

传统杂货商有送货服务,但霸级市场也通过网络招揽生意及送货上门,罗里及递送团队更胜一筹。此外一些便利店以货物密集齐全,且“又近又便宜”为行销口号,也对传统杂货店构成威胁。

往昔,芙蓉街坊好些老字号,例如昌兴、利和隆、海泉(转手易名为合泉)、裕源、鸿源、信兴、德昌、福兴,联兴,联成、荣成、大兴都已成为历史,成了老一辈芙蓉人的集体记忆。

现在在萧隆兴街(旧称新加坡街)仅余下勤成、文华,仍在负隅顽抗;还有洽记因转型以海味海参为主、冷冻食品为辅的差异行销,方能异军突起,一枝独秀。

传统杂货店很多都因后继无人而关门,仍能继续求存的,是那些拥有自己商铺的经营者,他们不须缴店租,而且多为夫妻拍档,或父子兵诸类的家庭经营模式。

【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99便利店,以又近又便宜的促销口号,占夺杂货零售市场份额。

转型面对人力财力——美达花园杂货批发商·黄卓雄

传统杂货店若维持小规模经营也会影响批发商,因为批货量不大,大型厂商也减少批货给我们。

经营逾30年,有看到一些杂货商尝试转型为现代零售,但前景不甚乐观,主要是面对人力与财力问题,而且还需考虑到呆账风险、青黄不接及难以推行改革和转型等等。

目前我有3辆运货车,因供货市场萎缩,平日只有一或两辆运货车出动载货给订货的杂货零售店。

传统行业没有后援——陈兄弟购物中心董事·陈亚福

传统行业其实并没有输给岁月,没有输给市场,而是输给没有后援或后继者,今日的孩子都不会继承父业,他们宁愿选择享有固定薪酬及5天制的工作。

我们经营平价市场生意,不可能像大公司那样耗费大笔开销,采用精密的电脑软件系统,或数据库支撑物流体系,坦白说,很多人仍对“转型”缺乏想像。

假如网购是一种创新的商务模式,我怀疑我们似乎还未有如此先进的网络扫描系统,也没有像中国那样普及的支付系统。

【独家】食材用品送到府上 霸市杂货业网上抢客

传统杂货商经营自制货柜货架摆卖洋葱蒜米杂粮。

自制货柜归类货物——芙蓉沉香路“茗园”杂货商·吴忠明

这间老店是早于30年代,爷爷从中国广州开平南来时开创的,起初是卖药材,二战过后,由父亲接手,就转卖咖啡、兼售杂货, 1976年,我中学毕业继承父业。

我力图转型,把凌乱的铺面变得更整齐,而且自制货柜货架将货物归类。每天持续工作12小时,从早忙到晚,也没请工人,从打扫到送货,一切都亲力亲为。

霸级市场提供送货服务的确是另一波冲击,但多年来传统杂货商仍有生存空间,就是因为很多业者不怕竞争。我本身有3个孩子,其中两个读大学;希望另一个孩子能成为接班人,若他愿接手,我会斥资及重新规划,重建旧店址,为孩子铺路。

参与网上杂货平台——胡姬岭花园杂货便利商·曾德祥

为提升既有资源,半年前参与友人发展的网上杂货平台,善用既有的6辆运货车提供巴生谷区范围70%的运输服务。

两三年前转型为现代零售,销售虽然提高了20%,但若租金和人力成本上升,店铺未来将面临发展饱和,所以和其他杂货商合作,开拓网上杂货市场的求存机缘。

旧式杂货店有其独特性,而且地址位置也是优势,至于网上杂货业要求的不仅是本土特色,也要多元。我也自行生产猪肠粉以在网络平台销售,发现前线员工专业素质是吸引客户体验的关键,而且必须考虑更周全,包括库存和包装等。

传统杂货店

●消费群局限于既定客源,饱和后难开拓 

●消费群年龄40岁以上居多

●消费需求不高的物品也可囤放

●消费人要等到杂货店营业时间才能选购,并得自行提货 

网上杂货市场 

●消费群覆盖社区以外地区,服务对象复杂及细致化

●消费群年龄40岁以下中产阶层

●消费人不必自行提货,产品可以送上门

●前线员工素质成为客户体验网上杂货市场服务的关键形象

●多家杂货商提供土产商品可成为特色卖点

●得及时补充货源,以免客户流失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