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预算案未揭晓 律师行抢遗产税先机
322 次检阅

【独家】预算案未揭晓 律师行抢遗产税先机 张凯登:即使没遗产税,民众也应做基本遗嘱规划。

11月2日公布的2019年度财政预算案,将揭开是否实施遗产税的谜底,然而,《》探悉,国内银行、保险公司、理财机构,甚至律师楼和会计所,都已“磨拳擦掌”,有者甚至已率先与民众展开对接,希望先拔头筹。

办遗产税讲座


据了解,会计所和律师楼纷纷向顾客捎出信息,表示欢迎任何有关遗产税的提问,并提供资讯与个人定制的配套等,动作相当快。

另外,北马一带已有银行业者及理财机构,向现有高端顾客群举办讲座,除了讲解何谓遗产税外,更以外国的遗产税模式为例,给顾客一个参考概念。

不过,或因预算案没出炉,不晓得遗产税虚实和细节之前,银行业者都没有提供明确的配套。

槟城乐委资深遗产规划师张凯登坦言,该领域业者也准备好和已立下遗嘱的顾客联系,告诉他们新税对他们的影响和一些应对措施。

他更呼吁人们,就算最终没实施遗产税,但民众一定要做最基本的遗嘱规划,这不仅减少不必要的家庭摩擦外,往后若政府突然落实遗产税时,也不必就缴税事宜,产生新一轮纠纷。


【独家】预算案未揭晓 律师行抢遗产税先机 陈漍玮:遗产税门槛应设在千万令吉。

前年杪已做准备

资深税务顾问陈漍玮透露,虽然他的工作范畴没有直接涉及遗产,不过,目前商圈中有不少人在谈遗产税,并纷纷就此做出准备。

一名不愿具名的理财公司代表就表示,与其等细节出来后再推出配套,不如捉紧先机。

据了解,银行业、保险公司、理财机构等其实早在2016年杪就开始就遗产税一事做准备,当时盛传政府将在2017年落实遗产税,因此不少相关业者都纷纷做出相应行动,最后没落实。

或导致财产转移海外

虽然可助丰盈国库,但因国情与水平不同,一些受访专业人士不认同我国实施遗产税。

来自KEMM会计所的陈漍玮表示,我国不是发达国家,征收遗产税其实将对民众造成不必要的负担,而且这可能导致不少人将财产转移海外,最终政府将得不偿失。

他指出,我国在40年代至1991年都有实施遗产税,但最终因符合缴税资格的人数不多(当时征税门槛是200万令吉),再加上所能征获的税收不高,所以才取消。

“当然,现在很多人的总遗产随时可能达到当年200万令吉的门槛,但与其征收遗产税,不如在原有的产业转售时征税。”

张凯登指出,我国不少人购买产业作为传承之用,因此遗产税一旦落实,将令不少人将产业外移,或到国外投资,更甚的是拿去投资在金钱游戏等勾当上,因此政府应三思而后行,否则将导致更多钱流失国外。

“政府要征税的话,不应向承接遗产的受益人征收,而是当这些受益人出售有关产业时征税,不过,政府已有针对产业买卖征税了,因此没必要多此一举。”

他建议政府,若真要实施遗产税,除了门槛应调高外,也可让成立慈善基金的人获得减免,这样就可协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他也建议由于美国的遗产税门槛是550万美元,而英国也设在100英镑之数,因此若政府真的要征收遗产税的话,门槛应设在1000至万2000万令吉。

【独家】预算案未揭晓 律师行抢遗产税先机 许文思:恐将面对技术问题。

官员恐不熟悉遗产事务

资深律师许文思也认为,虽然政府这时候征收此税能填补国库,同时也能改善国内的贫富悬殊距离,但是,国内是否有那幺多熟悉遗产事宜的政府官员处理此事,是令人焦虑的。

他以本身曾处理过的一个案例指出,当时遗产税未取消,案例拖至2014年才获得解决,当时税收局的遗产事宜负责人更是少之又少,甚至接近退休阶段。不仅如此,当时会计所也遇到技术问题。

他透露,由于现在有许多虚拟投资模式,如金钱游戏、线上投资、虚拟币等,要如何鉴定一个人的遗产总额将是一大困难,甚至令有意避开遗产税的人,将资金外移。

不支持遗产税理由

●  或导致国人选择到海外投资产业

●  或令国人放弃任何形式的本地投资

●  我国是否有足够的熟练税官

●  我国会计所是否能做出相应配合

●  线上投资五花八门,很难鉴定一个人的遗产总额

●  或导致资金被移去海外

●  符合门槛的人不多,税收也不见得高,时效上比产业转售时征税更久

独家报道:黎添华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