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964 次检阅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近期曾提到,2019年财政预算案将是“全民牺牲”的预算案。


到底有多“牺牲”?

他透露,除了售卖资产,政府计划采取征收新税务来提高政府收入。可以说,这个预算案不太可能符合民众“心水”,因为里头或有“新税”!

针对敦马的论述,市场专家推测政府可能会在预算案中提出新税制,民众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民牺牲的预算案”。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开源节流成两大主轴
瞄准富人电商罪恶税


相比前朝政府较“以民为本”的希盟政府,在制定预算案上,离不开减低生活开销和增加国家收入的两大主轴。

从政府角度看,若要提高税收,最好的办法就是从资产较高的群体下手、从税收盲点领域(如电子商务)收税,或者向对人民健康有害的产品和领域下手。

《》综合市场各方预测,列出可能实行或调高的税务。

新政府上任后的首个财政预算案,将会在今年11月2日(星期五)提呈国会。

经历马来亚独立以来61年首次政党轮替后,首个“零基础”的财政预算,即不像国阵往常做法,仅调整上一年的预算案。

希盟政府重新安排财政开销和收入,达到在带领国家朝向高收入国的同时,减低前朝政府遗留下的庞大债务。

预算案将在不到两个星期内出炉,市场讨论得沸沸扬扬的,除了政府将专注发展哪个领域外,另一个热门课题,就是政府会否推出新税制或上调现有税制。

政府考虑征新税四理由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失去消费税收入来源

每一个在朝官员被问及为何考虑设立新税时,除了说“减低债务”外,也机械化回应“政府失去消费税(GST)收入”,不忘补充废除消费税的原因是“这是选民的选择”。

在数项承诺无法即刻完成甚至有跳票风险之际,废除消费税是希盟政府少数以极高效率兑现的竞选承诺。

然而,目前实行的销售与服务税(SST)总收入,只有消费税总额约一半,弥补这一空缺是政府当务之急。

●债务高攀

林冠英入驻财政部部长办公室,查阅财报按按计算机,赫然发现纳入政府担保债务和公共私人伙伴关系(PPP)债务后,国家实质面对超过1兆令吉的债务!

大华银行环球经济与市场研究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认为,政府在面对庞大债务期间,不会下调现有税收,更遑论取消,相反的,政府或会考虑调高和增新税。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高补贴降低民众生活成本

希盟政府在过去5月的大选主打降低生活成本,包括重启燃油补贴,每年开销高达30亿令吉。政府将挪用来自较高油气税收(54亿令吉)、官联公司股息收入(50亿令吉)以及开销合理化活动(省下100亿令吉)来应对补贴开销。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财政赤字很有压力

政府在去年的总收入为2204亿令吉,行政开销为2177亿令吉,另有新发展开销430亿令吉。前者减去后两者,出现财政赤字403亿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3%。

如今,新任政府将今年赤字目标维持在2.8%,此外,也预测赤字到2020年时将进一步扩大至3%,在税收减少和补贴开销增加之际,不得不考虑其他收入来源。

2019年财政预算案新税预测

电商—税制盲点损大收益:

随着国内电子商务活动日益活跃,市场规模也逐渐壮大,但目前没有任何针对电子商务的税制,导致政府损失庞大的潜在收益。

在欧洲,当地政府对科技公司营业额征收3%数字税,针对的企业包括谷歌、面子书和Netflix等,这让当局从中征收每年超过50亿欧元(约240亿令吉)税收。

大华银行环球经济与市场研究高级经济学家吴美玲认为,政府会寻求其他新税收来弥补取消消费税的收入空缺,包括针对网络业务的电商税。不过,安联星展研究提到,类似欧洲的税制,仅对本土商家有效,而我国消费者所接触的数字服务,都来自国外企业。

因此,若政府要执行数字税,就必须制定新机制,追踪国外科技公司对我国市场的数字服务交易记录及征税。

政府也需留意,数字税的另一风险,是会增加初创科技企业的负担。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其实,前朝政府在去年预算案建议中,已提及“数字税”,但由于无法简单清楚划分电子商务的定义,且业者能通过新科技来“隐藏”业务,因此,最终没有出现在2018财政预算案里。

就如上述提到的数字领域的复杂特征,兴业投行研究认为,政府不会在近期对本地外资数字公司征收数字税,转而通过扩大现有的销售与服务税至电子商务平台,尤其是国外数字服务内容供应商。

资本盈利、遗产—需时评估潜在影响:

这两个是在希盟于去年提出的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里提及的税制。当中,建议实行10%资本盈利税,以及针对1000万令吉的遗产,征收10%遗产税。

政府可能会短暂重启在1991年废除的遗产税,为期3年。在废除前,价值对介于200万至400万令吉的遗产征收5%,而超过400万令吉的遗产则被征10%。

不过近日又有报道,政府或不会在本次预算案提出,因为需更多的时间来评估这两税制对经济的潜在影响。

兴业投行研究认为,有鉴于大马仍是发展中国家,需要国内和国外直接投资来促进经济发展,上述税收可能阻碍投资活动,不利商业环境,并损害经济长远前景。

相反,该投行建议政府考虑提高股票交易印花税。

安联星展研究则预测,政府会执行5%的资本盈利税,远低于美国的长期资本盈利税15%至20%的幅度。不过该投行相信,其税制在未来可能会微调,确保税收不会抵消投资者的盈利,并提供稳定且友善的投资环境。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糖税”料将是预算案中的新税制。

汽水—若征糖税料5-10%:

汽水税基本上是对含糖饮料征税,达到改善消费者饮食健康的行为,解决国内痴肥和糖尿病人数增加的问题,并鼓励公司重新配制相关食材配料,减少产品糖含量。

目前,世界共有26个国家实行汽水税,有些国家称之为“糖税”。

尽管一些商家以“目前税制过多”而反对汽水税,但市场分析员正面看待这潜在的税制。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大华银行经济学家吴美玲

吴美玲相信,“糖税”将是2019年预算案中的新税制。

而兴业投行研究分析员则认为,这税制能够在毫无反对的声浪下通过,因为其目的相当明确,就是改善马来西亚公民的健康。

安联星展研究分析员预计,该税制生效于生产层面上,按照每公升的糖含量计算税收,这与墨西哥、汶莱、法国和英国相似。

该投行预估,政府会对每100毫升含超过6公克的含糖饮料,征收介于5%至10%的“糖税”。

置产—高印花税可抑炒房

目前,政府对国内外买家征收产业印花税,按产业价格采取进阶式征收。首个10万令吉征税1%,接下来的40万征收2%,而剩余的数额则征收3%。这种复杂的置产印花税,竟然只贡献国家收入5%,更仅占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0.4%!

因此,兴业投行研究建议,政府可以效仿新加坡,从国内踊跃的产业交易中征收更多税务,增加国库。

新加坡在最新的税制中,向国外买家征收额外20%印花税,让国土面积只有721.5平方公里的岛国新加坡,其产业税收总额,比领土457倍大的大马高出3倍。澳洲、香港和英国也实施了这种措施。与其阻止国外买家来马置产炒房,不如实行高额印花税,即可压制炒房,又可增加国家收入,同时能维持自由市场地位,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从踊跃的产业交易中征收更多税务,可增加国库。

排碳—复杂耗时增加成本

碳税是针对向大气排放二氧化碳所征收的环保税,是全球暖化和环境保护主义下的经济产物,希望通过削减化石燃料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减缓全球暖化的问题,达到2030年削减碳排放40%目标。

在国外,碳税通过对燃煤和油气下游领域的汽油、航空燃油、天然气等化石燃料产品,按其碳含量的比例征收。

目前,已有超过40国家实行环境税,包括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邻国新加坡等。

我国是否在2019预算案实行这项税制?兴业投行研究认为,在实施碳税过程可能很复杂,除了需投入大量时间才能看到税收结果外,还会增加在初始阶段的业务营运成本。

无论如何,分析员认同碳税是迫在眉睫的税制,全球需共同努力减缓日益严重的气候暖化现象。

烟酒—或对烟酒博彩下手:

虽然烟草和酒类在9月实行的销售与服务税下,被征收10%,高于销售税时期的6%,但政府仍可能会在调高罪恶领域税收,尤其是博彩领域。兴业投行研究认为,政府向罪恶领域下手征税相对容易,因为罪恶税有效范围不大。不过,正如在替代预算案所提到的,政府也应该把重点放在加强执法,抑制走私烟酒猖獗的问题,防止国家收入流失。

【独家】预算案将“全民牺牲” 新税杀到 大马贫富差距改善幅度不理想。

富人—征富济贫缩小差距:

大马的贫富差距情况虽然有所改善,但改善幅度实在太低。据世界银行数据,我国在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持续在高位,显示国内资源没有公平分配。

大马基尼系数从2004年的0.461,仅稍微改善至2015年的0.41,是在有数据的东盟成员国内最低。世行没有显示新加坡、汶莱、菲律宾和柬埔寨基尼系数。

按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对基尼系数的定义,我国属于“高等级”。该署也说明,若越过0.4警戒水平,可能容易引发社会阶层对立和社会动荡。

因此,在这背景下,“富人税”能让不同财富阶层,按照财富能力履行缴税责任,又能将这高额税收转化为国家建设开销,利好低阶层人士。

希盟在2018年替代财政预算案提及,向占国内人口20%的富人(T20,现占国家总收入46.2%)征收更高的个人所得税。

2016年,T20的收入中值为1万3148令吉,而B40的中值只有3000令吉。安联星展研究预计,政府料向年收入15万至25万令吉之间的人士,征收额外1000令吉年税。

兴业投行研究估计,若向T20所得税调高1%,每年每人将需额外交付1500至4000令吉税务,贡献国家额外税收高达1亿至2.8亿令吉。

期待“全民骄傲”预算案

无论政府提出何种税制,切记,缴税是每个公民和企业必须履行的责任,更何况政府在努力削减开销、减债怎能少了你?

或许有人开始抱怨新政府上台后的所作所为,甚至批评在处理经济课题、基建项目和债务上的作为。

无论如何,长久以来囤积的经济问题,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解决,选民至少也得等到预算案公布后的一两年内,才能公平的评价政府措施。

今年面对“全民牺牲“预算案,说不定,在不久的未来则迎来“全民骄傲”的预算案。我们拭目以待吧!

独家报道:刘颖证

独家报道:刘颖证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