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562 次检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上一次介绍了埃塞俄比亚北部的达纳基勒洼地的火山地带,这次为大家介绍埃塞俄比亚南部奥莫低谷的部落群,达纳基勒洼地的文章可到文章尾的连结重温。

 

从香港有直飞到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直航班机,再转内陆机飞阿尔巴门奇,然后在阿尔巴门奇的旅馆,很容易便可找到当地的旅行社安排奥莫低谷的部落探险旅行,当然最方便的方法是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背包客集中地区Piazza参加旅行团,但费用会比较昂贵,六天全包要九百美元,如果像我一样自己坐巴士到阿尔巴门奇再包一部麵包车四日三夜,全程花费大概是五百美元,费用已包括了司机和导游。

 

我这次的路线,大致上是参考LP旅游书所提供的经典线路:


Arba Minch → Konso → Turmi → Korcho → Omorate →Jinka → Mago NP→ Jinka → Key Afar → Arba Minch。


其中五个特别吸引的部落是:


Turmi 的 Hamer 族
Korcho 的 Karo 族
Omorate 的 Dassanech 族
Mago NP 的 Mursi 族
Key Afar 的 Benna 族

 

Day 1. Turmi 的 Hamer 族

 

早上七时,二十三岁导游Wacha和二十五岁司机Mame已经到了旅馆与我会合,这对拍档非常年青,但一点也看不出来,特别Wacha,感觉十分成熟,其后的相处我发觉他比很多成年人还更老练及世故。

 

部落之旅正式开始,我们驾车先到阿尔巴门奇的高地,看看这城市背后的森林全貌,前方一望无际,眼底下全是茂盛的森林,我内心立时兴奋起来,已往我所了解的非洲,都是在电视的纪录片或互联网的资讯中所认识到,非洲给我的印像是原始而美丽,同时地它也充满着很多神秘的事物。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 Man,感觉如何? 準备好了去探险吗 ?"

 

Wacha 看着前面大片的森林问我。

 

人都活了差不多半个世记,今天终于能踏在这片土地上,对我来说,也算是我人生中其中一个梦想的实现。

 

" 嗯,出发吧 "。我充满期待的回复Wacha。

 

第一日,我们将会从 Arba Minch直达 Turmi,这天路上最吸引我的是进入Konso之前的路段,Konso是相对靠近Arba Minch的部落,这範围居住了特别多的族人,沿路会看见很多族人的日常生活情况,牧民在放牛,农民在收割,妇人背着乾草,还有很多小孩在车路两旁跳 " 鳄鱼舞 ",为的是要吸引来旅游的人停车打赏,但走在这条路上心里必定会有点恐惧,因为无论是年青人或是老人,有一半以上的男人都会手持一米长的大刀,Wacha说这只是他们的一种传统,无需过份恐惧。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再过了三小时到了Konso的市集,市集非常热闹,聚集了过百的地摊,数百的族人,售卖着各种日常生活用品和食品,还有各种牲畜,Wacha告诉我有些小贩居住在二十公里外的部落,他们午夜或凌晨便开始攀山越岭来市集做买卖。过了Konso后路上便鲜再有人出现,但如果有人出现一定会引得你兴奋起来,因为出现的人都是穿着原始的土人服装,有些还会穿着兽皮,拿着长矛,这里是奥莫低谷的起点,温度也比较乾旱和炎热。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又过了两个小时,我们到达第一天 Turmi 的住宿点Tourist Hotel,说是 Hotel有点不正确,其实只是设施十分简陋的土房子,由城市的人在这里建设来招待游客 。放下背囊后便有当地族人前来招待,向我介绍这里的市集和传统仪式 " 跳牛 " 。 " 跳牛 " 很值得观看,因为不是经常可以遇上,所有男性在结婚前必须要完成这个仪式,也可以说是 " 成人礼 " ,而且可遇不可求。住宿一百比尔,看 “ 跳牛 ” 四百比尔,如果再加看市集和 “ 跳牛 ” 前族人的祭祀和化妆,一共是八百比尔。

 

" 跳牛 " 是 Hamer 族的古老传统,男性结婚前是必须完成这种仪式,表演 " 跳牛 " 的村庄座落在森林深处,由Turmi步行来回共二十四公里。

 

仪式开始时是Hamer族人集合在距离Turmi四公里外的奥曼河岸,女性会用牛油和红色的石粉研磨成颜料,把它涂在头髮和身上,穿戴着很多饰物,贝壳做成颈链,脚上缠上银器,年老的女性会不停背诵咒语,年青的女性会围着跳舞,声音十分嘈杂,因为跳舞时脚上的银器会碰撞出声音,而男性只有年青人,他们会另外集中在一个草丛中化妆,颜料也是用石头研磨出来,有白色、红色、橙色。亲人会为参加跳牛仪式的青年面上涂上美丽的图案,化妆前也会背诵一轮咒语。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一切准备好后男的和女的表演者便会出发到八公里外山上的神秘村庄,这段路程不能停留,因为族人不会等你,我差不多连吃奶的力气也出尽也追不上他们,其中更要脱掉鞋涉水走过奥莫河。全程基本是要以跑步的方式进行,由于体能没可能和族人相比,以至当我到达时已错过了 " 跳牛 " 前非常重要的 " 鞭打 " 仪式,此仪式是其中一名被族人挑选出来的男子,手持长树枝,女性会要求他用树枝抽打背部,这些女性都是新郎的亲人,对她们来説,被鞭打是代表得到重视,如果男的不鞭打她,也代表她并不受到重视, 那女性会一直埋怨那男子,甚至会追逐着他要求再次抽打,一直要他打至流血才满意,这传统仪式确实令人匪夷所思。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虽然我赶不上看这仪式,但看到很多女性背部已经皮开肉绽,之后又是一轮舞蹈,女性围着牛逆时针方向唱歌跳舞,一直跳舞至太阳下山前半小时,“ 跳牛 ” 才正式开始,八头壮牛打横排列,新郎哥全身赤裸,在牛背来回跳过四次,整个 " 跳牛 " 仪式前后大概共五个小时。

 

之后我和Wacha沿着原路又跑回旅馆,走到一半天已经黑了,还好我带了头灯,回到旅馆已经筋疲力尽,只吃一点点炒羊肉粒便洗澡睡觉,第一天的部落探险,已经令我毕生难忘,明天去探访远在奥莫河大裂谷更为隐秘的Karo部落,据说这部落的纹身是所有部落中最为漂亮的,而且村庄又靠近奥莫河,只要天气好,相信一定可以拍些好相片回来。

 

Day 2. Korcho 的 Karo 族


今天早上六时便要起来,还没吃早餐便与Wacha一起推车,凌晨下了一场雨,车的引擎被弄湿不能启动,再找了旅馆两名员工,在门外推了十分钟才能把车启动。


今天探访的Korcho村庄,是拥有漂亮纹身图案的Karo部落,这部族没有太多人会造访,也没有旅行社向游人推荐,原因是从Turmi进入这部落并没有修建公路,有的只是一条由车轮自然压出来的土路,而且这土路要横跨三条小河,天气晴朗河床乾固,但只要一下起雨来便会立刻成为河流,暴雨时更会河水泛滥,在奥莫低地,大暴雨是相当危险的,直接影响到部落族人的生命和财产,对上一次特大暴雨,是二零零六年,奥莫低谷河水泛滥就做成四百六十多人死亡。听Wacha说,另一原因是以往旅游人士到访这部落曾经发生金钱上的纠纷,因此基于上述两个原因,这部落便不多游人前来造访。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入Korcho村庄的路特别荒芜,这里有一特别景观,就是每距离两三公里便会有一些很高的蚁窝,最高的甚至有七至八米,一般这个高度只要四至五个月便能筑成,很难想像细小如芝麻的蚂蚁,竟然有能力筑起如此高的窝来,窝内蚂蚁的数量一定相当惊人。路上还会碰到持枪的土人,他们在野外可以狩猎到羚羊、野免、野猪、大鸟,还有体型很大的狒狒,沿途行驶时确实看见很多大鸟,而且狒狒也看见两群,为数达到十二至十五只,体型有一个小童般大,土人最喜欢是它们的皮和头骨。 本来很想下车和土人拍张相片,但又怕拍照后会被土人乱索金钱,所以也就作罢。


大概两个小时终于到了Korcho村庄,Karo部落在奥莫河之上,Wacha下车和部落的长老商量进村的价钱,一般会按一车有四人去收费,每人二百至三百比尔,虽然我一个人,他也要收取六百比尔,我也不想在这问题花去太多时间,也就马上叫Wacha答应,然后开始探访。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大峡谷为背景,下面就是奥莫河,相信奥莫低地这个位置必定是数一数二的美丽,还有就是Karo族人漂亮的纹身,金钱花了,对于我来说却是物有所值,之后我再进入村庄,奥莫低地所有进入村庄的游人都必须找当地的保镖陪同,费用二百比尔,这规矩我事前也很清楚,知道不能避免,之前知道了,心理上也就好受点,换个角度想,文明社会的旅游业不是也有同样的事情吗?我自己以前也是从事旅游行业,正如我一直认为,作为旅客,无论到世界各地,在异地被宰已经是一种潜在的规则,只是不要太过份就可以了。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Karo是一个人口十分少的部落,现在大概有一千五百人,族人喜欢以矿物磨成白色颜料涂上面上和身上作为装饰,也会在身体上用刀割成的伤疤,女的为了增加美感,而男的代表曾经杀了多少敌人或猛兽,我好奇问Wacha他们为何拥有枪械,Wacha説 :


" 主要的用途除了狩猎,也是防止其它的部族入侵,部族与部族之间也是有敌人,他们的敌对部落是Nyamgatom,这也是一个人数很少的部族。"


大概游览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便离开,还带上了几个Karo族人一起出Turmi市集买日用品,在半路上,看见前方乌云密布,肯定前方已经开始下雨,Mame立刻全速前进,因为下起雨来后果可大可小,可是我们担心的问题仍然不能避免,在上一个斜坡时车轮打滑冲不上,后来我们和三个族人全部下车,Mame踏尽油门,左右不断扭动驾驶盆像蛇一样才冲上斜坡顶部,然后我们又跳上车,但开行不到半个小时更大的难题又遇上,其中一条乾固的河床现在已经变成小河,还好雨已经停了,Mame脱掉鞋子在河床上走了几趟,正在犹疑泥土是否够力承托汽车驶过,担心如果在河中被泥土吮住轮胎,肯定不能脱身,刚好前面有一越野车停留不敢前进,我们商量后都认为如果不走,再下起雨来一定今天走不了,现在有其它车辆在,假使被卡在河中,也有越野车可借一臂之力把车拉出小河,决定后我们又再次全部人下车,Mame踏尽油门,一股作气冲过去,汽车很顺利的冲过小河,我和Wacha和那部越野车上的人也拍手欢呼,之后越野车也沿我们过河的路向村庄前进。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第二天的部落探险之旅又在这样惊险的情况下完成了,回到旅馆,我特意叫了半把啤酒奖励Mame,我自己因为吃了预防疟疾的药丸不能喝酒,后来我们聊了一些自己的事情,我问Wacha怎样当上这份工作,


" 我自己也是奥莫低谷的族人,所以和族人沟通很方便,母亲以前是受僱于生活在阿尔巴门奇的白人当佣工,知道英语重要,所以从小要我学习英语,很幸运因此我可以找到一份导游的工作。"


Wacha还告诉我,现在每次回村庄也会为母亲带一些药物回去,帮助一些有需要的族人,未来希望可以做一些对族人有帮助的事业,至于Mame刚刚转到旅行社任职司机,最希望是自己能拥有一部二手的麵包车,太太刚刚生了一个女儿,他不懂英语,所以总是不多说话,但就喜欢拿手机给我看他女儿和太太的相片。两个都是在人生旅途中刚刚起步的小伙子,同样对未来充满憧憬,可能是生活环境的关系,他们的梦想都是很简单。这个晚上我们三人谈了很多自己的事情,感觉我们彼此之间的友情现在才刚刚开始。

 

Day 3. Omorate 的 Dassanech 族

 


在奥莫低地迎接我的第三早晨,依然是乌云密布,对应了六月是它的雨季这事实,六月的奥莫低地本应就是孤孤寂寂、冷冷清清的,我也不想这个月份来到这里,但对于其它东非国家,六月至七月却又是另一回事,肯亚和坦桑尼亚正值动物大迁徙的季节,那是观看动物最好的时候,六月也是乌干达的旱季,爬鲁文佐里山是全年最适当的时机,卢旺达和赞比亚是冬季,天气没那幺炎热,在权衡得失后,最终我还是决定六月中旬开始我的旅程,只希望其后去其他国家不要遇上暴雨就心满意足了,世事本来就是很难十全十美的。


埃塞俄比亚与肯亚接壤边界的Omorate,是Dassanech部族聚居的地方,离开Trumi大概一百二十公里, 这是埃塞俄比亚最北的一个部落, 归功于中国的援建工程,一路的柏油路面极之平坦,即使今天雨势很大,汽车还是前进得十分稳当。


" 这公路是最近一年才由中国援助建造,已往走这段路程要三个小时,现在一个半小时就可以了。"


Wacha边咀嚼着Khat恰特边跟我说。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Khat恰特是一种植物,埃塞俄比亚很多人都喜欢咀嚼这种植物的嫩叶,它的汁液有兴奋作用,在欧美国家和中国都是禁止入口的,但在这里却是合法而且非常普遍,甚至青少年也很喜欢,公交车司机总是有一大把放在身旁,边开车边咀嚼,酒吧、咖啡店都常常会看见很多人咀嚼这种植物。


" 你要来一点吗?试试吧。"


Wacha转过身来,手里拿了一大把恰特叶给我。


我接过后试了一口,感觉十分苦涩,然后Wacha又给我一些白糖,他们一般都是伴着白糖来咀嚼,但我还是不太习惯,但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静俏俏的把恰特草放在胸前的口袋内。


差不多到Omorate,因为接近肯亚边界,我需要在边界的警岗做了简单的登记才能进入,离开时也要回到这里再做记录。雨越下越大,我们找了一间很破烂的餐馆坐下来吃早餐,Wacha点了一份鱼给我,这里的鱼非常鲜美,都是在奥莫河刚刚捉上来的,鱼的名称叫 Lebleb,一块一块用番茄煮熟,然后伴青辣椒酱,这是我在埃塞俄比亚食过最美味的食物,忍不住这美味,我们三人又再多要了一份一起分享。


一直在餐馆坐了一个多小时,身后几位当地人早已吃过早餐后离开,两个小孩仍在我面前用双手不断的嬉耍着雨水,我已经喝了两杯黑咖啡,雨细了点,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便叫Wacha和Mame继续出发。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去Dassanech村庄必须要坐当地的一种木伐,这是名符其实的 "木伐 ",是由原原整整的一棵大树把中间掏空而造出来,过河时摇晃得很利害,必须用两手捉紧船身。参观这部落和其他部落一样,都是要收进村费和保镖费,坐木伐三百比尔,进村三百比尔,保镖二百比尔,加起来就是八百比尔,大概是三十六美元。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虽然这是埃塞最遥远的部落,但却是游人最热爱探访的,族人现在还保留着穿兽皮和赤裸上身的传统,而且他们脸孔长得特别漂亮。 族人有一特点是喜欢烙印,很多女性手臂和背上都会有很整齐的疙瘩,像鳄鱼身上的甲纹一样,应该是在皮肤底层植入一些东西弄出来的。 年青的男性都不会留在村内,一般都会在野外狩猎,女性在农地耕作,但由于近年多了游人探访,他们的生活模式已经彻底改变,旅游淡季时还会进行一些农务工作,而旅游旺季时女性会留守在村庄,让来访的游客拍照,售卖一些自制的饰品,那男性呢?我看见都是聚集在村庄不远的空地上聊天和喝酒。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这里特别多小孩,只要有游人进来,便会像蜜蜂看见蜜糖一样,缠着你一直不放,之所以村庄要求游客雇用保镖,其实也不是怕会发生甚幺意外,主要是驱赶那些特别顽皮难缠的小孩,本来小孩我也很喜欢,但每当我想和他们玩耍时,他们却只对着我说 " Photo Photo " ,那实在令我十分头疼。


" 要不要买一个漂亮的美女回去,只要十五只牛就可以。"


村庄保镖跟我开玩笑的説。


我记得Wacha告许过我一头牛要三百美元,那样算起来一个女性就是四千五百美元。这里的女性有些长得确实很漂亮,但 " 美 " 在这里的定义跟我们不一样,一个能够为家庭分担更多体力劳动的女性或许比 " 美 " 来得更为重要。其实 " 美 " 是甚幺?可能都要经过其它人来评价才有价值,当有人懂得 " 美 " ,那就可以身娇玉贵,如果没有人懂得 " 美 " ,再 " 美 " 的躯壳也不值分文。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离开时看到有一个女人坐在地上,脚被割伤不断流血,刚好有两片创可贴给了她,Wacha此时拉着我离开,因为雨又开始落下,再不走就没法坐木伐回去,我立刻穿上雨衣,但走到河边时却滑下斜坡,一直滑到河边才停止下来,弄得全身衣服都沾满了淤泥,狼狈不堪。


坐上木伐在奥莫河上漂流,虽然只是一河之隔,河的左方已受文明所影响,长长的电线干上,电缆纵横交错,有混凝土建起的矮楼房,有Bob Marley的牙买加乐曲,有可口可乐,单单一条奥莫河短短一公里距离之隔,完全可以像相隔数百年光景的两个世代,是族人对传统的坚持?又或是有心人的刻意保留?天知道,但我相信不久将来,不会是那种遥不可及的将来,奥莫河的右方一定会产生巨大的改变,文明的入侵,传统在退让,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这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能留下来的自然会留下来,不能留下来的,必然消失。

 

Day 4. Mago National Park 的 Mursi 族

 

今日会从Jinka驾驶两个半小时跨越两个高山到Mago National Park,Mursi莫西族是我最期待探访的部落,部落隐藏在高山的森林深处,一九七三年才被探险家发现,距今只有短短四十三年。


进入国家公园的路上会见到一些野生动物,有野猪,狒狒,在小河边还看到一条巨蜥。两小时后到了第一个村庄, 探访Mursi族又要花一笔费用,首先是三百比尔进入国家公园,然后把汽车驾驶进国家公园又要加收三百比尔,中途会有一持枪保镖上我们的车上,这又要二百比尔,国家公园内分布了多个Mursi族的村庄,每进入一个村庄都要收取二百比尔进村费和二百比尔导游费,算起来单单看一个村庄便要付一千二百比尔,假如要多看一个村庄得再加付四百比尔。当我听到那幺多收费心里很不爽,感觉好像被坑的感觉,我便质问Wacha,


" 为甚幺会有那幺多收费的?为向不一早对我说清楚?Wacha "


" 我以为你已经知道的 " 他回答后便低头不语。


后来我自己再想一想,他确实昨晚临睡觉时,来过我房间,问过我一句关于进入国家公园的收费是否清楚,我也有回答他在网上已经了解过了,然后他也没有再向我详细解释便离去,在此事件上, 孰是孰非我也搅不清,因此我也没有再与他纠缠在这个问题上,我倒希望是我错怪了他,因为我已经把他当做朋友看待,如果是应要花的钱我绝对不会介意,我只是不想我自己看错了人,更不想被朋友欺骗。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交了二百比尔进村费和给了二百比尔村庄的导游后,我们便进入村庄内参观,莫西族有一特征是唇盆,女性由少女开始便会拔掉下颚前面整排牙齿,再把下唇割开,穿上一个圆盆,圆盆由小一直增大,最大的圆盆有十寸直径,这习俗源于很久以前部族与部族之间经常冲突,莫西族为了不想让女性被敌人俘虏,便以这方法去弄丑自己的女性,防止她们被敌人抢走,后来这却成为了他们部族的一种独有特征。他们也很喜欢用牛和羊的角,疣猪的獠牙来装饰自己,从外观看十分独突。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此时莫西族人刚刚屠宰了一只山羊,几个妇人检来柴枝生火烹煮一大锅肉,年老的妇人在树荫下用小刀刮去羊皮上的脂肪,除了那个铁造的锅,感觉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几百年前好像没有太大分别。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一个小时后我们离开,在驶离村庒不多远,我看见有妇人和小孩用胶桶在路旁的水凼收集下雨时积存下来的雨水,我好奇问Wacha她们收集这些水有甚幺用途。


" 这就是她们食用的水。"


我不能相信这个回答,心想这样的黄泥水怎可能用来食用,但想深一层,离开村庒最近的小河驾车也要两个小时,如果步行来回可能要花上一天时间,这样我就能够理解了。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在这个急速发展的世界,未来人类生活在外太空已经不是没有可能,但却有一些人因为种种原因,依然停留在原始得没有些微寸进的阶段,对于这些部落,他们是地球上最脆弱的一羣,是需要保留又或是把他们同化?让他们接受文明的洗礼, 我们其实是没有发言权,发言权应该是他们自己。


曾经看过一套纪录片,巴西亚马逊河深处的部族,会走出森林,去到一些靠近城市生活的部族,找那些已经接触到文明社会的同族人要求分享食物和一些碗盆等器皿,而靠近城市生活的同族人还会给他们一些斧头,锤子,铲等金属工具,正如那些接触了文明社会的亚马逊河族人所说 :


" 我们是没有权利去要求他们改变,如果他们认为需要改变,当他们来找我们时,我们是愿意接纳他们的,但我们一定不能以拓展为借口而侵佔了他们一直生活的土地。"

 

Day 4.  Key Afar 的 Benna 族

 

探访完了 Mago National Park内的 Mursi族人后,便要驾车直接回到阿尔巴门奇了,路程差不多有三百多公里,首一百二十公里都是土路,估计出到阿尔巴门奇也要晚上八时至九时,中途在Key Afar 停下来吃饭,刚好碰上星期四是 Key Afar 每星期一次的大型市集,我也花了半小时看一看,这市集以Benna族人为主,也有小部份Hamer族人,售卖的货品都是日常生活用品,例如衣服、鞋、饰物、生活器皿,还有族人的自家制食品,例如牛油、羊奶、咖啡、烟草、茶叶、蜂蜜,Wacha叫我试试Benna族人很喜欢的一种酒,我打开瓶盖嗅了一下,味道跟Injera一样,都是很酸的。这个集市没Konso那个大型,Konso市集甚至家禽,牛,羊,骡,骆驼也有售卖。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我和Wacha回到车上的时候,发觉车上多了一个青年人,Mame说是他朋友,问可否带出阿尔巴门奇,既然是朋友我也不介意了,但去村口时那个刚上车的小混混又叫帮忙多带四人,这时我便拒绝了他,很明显是拉客人赚外快,事情弄得很不愉快,那小混混还不肯下车,想抢走Mame汽车锁匙,我们三人喝止他才停下来,合力把他推出车外。


" Mame,到底发生甚幺事?" 我很严厉的责问他。


他此时从实招来,说好带两人出阿尔巴门奇,想赚点外快,没想到那小混混得寸进尺。Wacha因此事和Mame在车上争吵起来,Wacha很明显害怕我回到旅馆会向老板投诉,坐在车尾座位饮泣起来,毕竟他是二十三岁的年青人,怕会丢失了工作。Mame二十六岁,面对金钱受不起诱惑,犯了错误,后来我叫Wacha坐回车头对他们说 :
" 我可以当作之前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而且我很满意首三天的一切安排,你们做得非常好,今天的过错我可以忘记,Mame,你现在只要专心点驾驶,ok?"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埃塞俄比亚部落探险之旅


之后由 Key Afar一直马不停蹄的到另一小城镇Sodo,Key Afar到Sodo这一段路经过很多乡村,可以看到很丰富的人文生活,Mame需要在这里喝咖啡休息一会,之后由Sodo至到Konso 也是农村,一整片山头连绵十多公里都是梯田,正值六月是收割季节,路上全都是妇人背着谷物,骡子背着乾草,农民在田野收割,小孩带着几十头的牛羊,在夕阳西下之前回家,这些景像,就算是中国或是印度,我敢说都没有埃塞俄比亚如此盛大,这样的农村生活景观可以一直在路上出现维持五至六个小时而不间断,我其实很想吩咐Mame停下车来让我拍摄,但我也知道没这个可能,因为他已经驾驶得比之前速度快了很多,当太阳下山后,乡村道路完全没有灯光,对于驾驶是十二分的危险,沿路我们也见有很多撞毁的汽车,甚至有撞毁的大型巴士弃置在道路两旁,这个遗憾只希望有机会重临埃塞俄比亚时再去填补了。


终于晚上十点回到阿尔巴门奇,今天在路上单单是驾驶的时间加起来,应该有十二个小时,很感激这两个小伙伴陪伴了我四天,整体上我很满意他们的表现,我给了他们应得的双倍小费,而且对他俩说我再到埃塞俄比亚时一定再找他们。


虽然今天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两个小伙伴在金钱利诱下犯了些过错,但我可以体谅的,毕竟我自己以前也是从事旅游行业,对这些事情见怪不怪,相对香港对待中国的旅行团,老实说,这真是小巫见大巫,从心底,我很希望这两个年青人能在这次事件上好好反省,特别是Mame,我知他是很善良的人,每次到村庄,他都会和族人一起合照,然后很快乐拿给我看,在路上,我看见他给了三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孩原子笔。相对我自己,为了生活,我也常常做着一些自己也不想做的事情,要像圣人般不受利益引诱,又有多少人可以?

 

一星期部落之旅完结,下一段旅程是非洲东正教之旅。

 

本人FB有我最近五年一百多篇旅游文章

另外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以下小弟的FAN PAGE 我将会把过往旅游文章重新发表

色达

北彊阿勒泰

埃塞俄比亚Danakil Depression 达纳基勒洼地地狱之火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
热门文章